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
Get Adobe Flash player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双拥模范 >> 我为祖国守界碑

我为祖国守界碑

2017-09-05 17:04:42 来源:广西爱国拥军促进会官方网站 浏览:32

 

我为祖国守界碑

—— 记广西那坡县天池国防民兵哨所哨长凌尚前

 

     阳春四月,南国边陲,晨曦微露。广西那坡县天池国防民兵哨所哨长凌尚前,又一次带领哨兵踏上边境巡逻路。 他的前方,一块代表祖国主权的界碑,矗立在高高的山脊;他的身后,祥和平静的村庄,升起袅袅炊烟…… 从意气风发到白发尽染,他在这条蜿蜒崎岖的边境线上,走了整整36年;他熟记每一块界碑的坐标方位,熟悉这里的每一座山,每一棵树,每一条溪流,每一块石头…… 旭日阳光里,凌尚前全身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。远远看去,像极了远处山脊上那尊神圣的界碑。 

“守卫哨所,就是守护家园”

炮火,是那一代生长在边境孩子的成人礼。 像那个年代生长在边境的大多数孩子一样,战火给凌尚前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。一次,凌尚前目睹宁静的村庄被炮火炸成一片废墟,亲眼看见昨天还生龙活虎的解放军战士,第二天全身盖着白布被抬下战场…… “他们比我大不了几岁,为了保卫我们,把命都丢了!”从那时起,保家卫国的信念,就在壮族青年凌尚前的心底扎下了根。他两次报名参军,因为个头小,没能如愿。 

    1981年3月,听说天池哨所招哨员,凌尚前主动报了名,成了一名光荣的国防哨兵。

    站在哨所,一抬眼就可以看见自己成长的村庄,这让第一天走上哨位的凌尚前,从心底升腾起一种神圣的使命感:“守卫哨所,就是守护家园!”

     当年哨所条件异常艰苦,水、电、路“三不通”,哨员除了巡逻,还要下山背水,上山砍柴。当地流传一句顺口溜:“要想守在天池山,就得准备做神仙;就算过了苦累关,还需意志坚。”

    “哨所再小,也要有人守;边境线再长,也要有人走。跟牺牲的解放军战士比,我吃这点苦算什么。”怀着这种朴素的想法,36年间,哨员换了一茬又一茬,凌尚前始终初心不改。 一年一年走下来,这条边境线让凌尚前看到了自己的价值。

    哨所守护着11块界碑和全长8公里的边境线。一次,邻国在某号界碑拓宽巡逻路,推倒了一棵界竹越过我边界0.5米。凌尚前当即带领哨兵,依据相关法律条款,让邻国及时回填改造了道路。

    “守哨所不是小事情,一不小心就可能造成国土丢失。”这件事,让凌尚前愈发觉得自己做的事有意义,干的是了不起的大事。36年来,凌尚前妥善处置边情百余起,上报边情信息2000多条。 一条路,一辈子。凌尚前说:“小草不起眼,一样经历四季春秋。只要还能干得动,我愿意一直干下去!”

   “钱可以不赚,界碑不能不守”

    天池,名字动听,却没有碧波荡漾,只有连绵的群山。

    哨所坐落在海拔900多米高的半山腰上,一年中大半年是雨雾天气,蚊虫、毒蛇、蜈蚣是“常客”。界碑所立之处人迹罕至,巡逻时“上坡气喘喘,下坡脚打闪”。

     一次巡逻,一场瓢泼大雨当头浇下,一名哨兵脚一打闪滚了下去,凌尚前伸手去拉,也被巨大的惯性带了下去,两人滚出10多米,幸好被一棵树卡住。看着脚下几十米深的悬崖,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半天才缓过神来的凌尚前,又一瘸一拐带领哨兵走向界碑。

     还有一次,凌尚前带队巡逻时,左手无名指被一条脑袋长得像“插头”一样的毒蛇咬伤。虽然捡回一条命,但他左手无名指关节已经不听使唤,连手套都戴不上去,落下了终身残疾。

    长年在山里行走,凌尚前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、腰痛病。腰痛得厉害时,身子都直不起来。刚过54岁,却明显比同龄人苍老许多。

    守着艰辛,也守着清贫。在凌尚前所在屯的32户人家里,只有他家住的还是四处漏风的木瓦房。两年前,在县人武部的帮助下,他家才盖起了新房,但至今都没装修。

    凌尚前不是没有发财的机会。离他家不远就是国家一类口岸平孟口岸,不少村民靠做边贸生意发了财。哨所管辖的8公里边防线上,好几条小路是不法分子眼里的走私“黄金通道”。一些亲朋好友见凌尚前一家日子过得紧巴巴,“开导”他说:“你要是脑筋转转弯,怎能这样守着金山缺钱花?”可凌尚前却说:“钱可以不赚,界碑不能不守。我要想发财,还会等到今天吗?”

    今年1月,他动员女婿赵天皓放弃月收入五六千元的货运生意上哨所当了哨兵。他还多次叮咛儿子凌宇 ,等他干不动了,要来接他的班。

    这些年,在凌尚前的感召下,村子里先后有80人报名参军,163名边民上哨担任哨员,其中坚守5年以上的有50人,坚守10年以上的有14人。

“哨所就是他的命根子”

     凌尚前的家离哨所只有5公里,直线距离也就1公里。他一个月有4天休息时间,可为了让离家远的哨员回家团聚,他经常几个月都难得回家一次。

    “我不是个好爸爸,也不是个好儿子。”聊到子女与父母,凌尚前内心满是愧疚。父母离世的那些日子,凌尚前好几次躲在哨所无人角落里,默默地独自落泪。

    对相濡以沫的妻子黎兰新,凌尚前更为愧疚。尽管哨所离家只有几公里,可他们一直过着“牛郎织女”般的生活。36年来,为了让他安心守哨,黎兰新照顾老人、耕田种地、养育儿女,一个人扛起了一个家。

     当地是喀斯特地貌,每年春耕时,遇到下雨,村民们都会赶在农田被雨水淋湿松软时去犁地。黎兰新嫁给凌尚前后,一遇到雨天,这位过去从未犁过地的柔弱壮家女,自己就赶着黄牛下了地。犁田这种男人干的事,从此在她手中没断过。

     黎兰新最大的愿望,就是想要老凌有空时陪她去逛一次县城。妻子的这个愿望,凌尚前不知道承诺过多少次,可一次也未能兑现。

     尽管偶有怨言,但黎兰新真正从心里懂得自己的男人。在家里,她拿出一大摞奖状和证书,自豪地告诉记者:这些,全都是各级给他的荣誉——有市里、自治区、军区颁发的奖状,有优秀共产党员、敬业奉献模范、优秀哨长等证书。去年,他还荣立了二等功……

    “他哄我,其实就一句话:我守着哨所,你守着家。这军功章里,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。”说起这些,黎兰新的眼睛里亮闪闪的。随后,她又补充一句:“哨所就是他的命根子,不让他守哨,真是要了他的命。”(转自《解放军报》)


  • 版权所有、主办:广西爱国拥军促进会  地址:广西南宁市新民路59号太阳广场C座901室  电话:0771-2100853
  • WWW.GXACH.COM  邮箱:gxach2100853@163.com  桂ICP备05116259号  技术支持:壹网商务
  •